热门推荐:
投稿热线:0311-86581130 Email:[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频道 > 综合体育 > 健身美体 > 正文
桑兰经纪人透露尚未亮底牌:这是双刃剑 公众难帮忙
时间:2011-05-10 10:39:42    来源:    浏览次数:    体育首页    我来说两句()

  核心提示

  作为运动员,桑兰没参加过世锦赛,没参加过奥运会,最好成绩是1997年八运会女子跳马冠军。

  13年前,桑兰在第4届美国友好运动会中练习时严重受伤,造成高位截瘫,这也导致她的人生发生重大改变。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生活慢慢地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刁难航班”、“谴责保姆”、“批评小区”、“抱怨组织”等,外界对她的评价也慢慢有了改变,有人说桑兰矫情,甚至还有人认为她耍大牌。

  如今,桑兰因一场索赔金额高达18亿美元的跨国维权官司再陷舆论漩涡。近日,记者在望京季景沁园附近对桑兰经纪人黄健进行了专访,桑兰本人同样在场,但她只参与了拍照,没有接受采访。

  1

  “有些人本该履行义务,但没有尽到这个责任”

  记者:桑兰打官司的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黄健:桑兰就是想要个说法。大家都知道桑兰受伤,可谁知道桑兰是怎么受伤的?这么多年来最困扰她的一件事就是这个,很多人会拿“学艺不精”这四个字来刺激她。所以她近年来不断通过博客来解释这件事情。在诉讼上,桑兰没有考虑过输赢,只要能够把这事儿说清楚,她说这是最圆满的结局。

  记者:为什么现在才告?

  黄健:我们在诉讼状上说,有些人本该履行义务,但没有尽到这个责任。当年桑兰还不满18岁,肯定由监护人来处理,别人邀请桑兰去迪士尼等活动都得经过谢晓虹夫妇的同意,影星莱昂纳多要看桑兰,也是要经过他们的同意才行,刘德华当时不是也想看桑兰嘛,他都没看成,被推掉了。

  2

  “可能和以前相比,现在(的阻力)是换了一种形式”

  记者:手头的证据怎么样?

  黄健:证据未必要多,但一定要关键。一招制敌,蛇打七寸,拿出事实给法官,法官自会定夺。现在如果我为了获得舆论支持,把底牌亮了……这是双刃剑,我把底牌亮了,公众也没法儿给桑兰帮忙。当年的阻力可能来自某个点,今天的阻力可能来自整个面了。

  记者:13年前的阻力,现在还有吗?

  黄健:我只能把这里的阻力画上引号,可能和以前相比,现在是换了一种形式,通过某种方式来施加额外的压力,我能感觉到这种带引号的压力。你看,我都在微博上骂人了,我本来是跟本案无关的,连我都急了。

  记者:桑兰被认为“忘恩负义”,你怎么看?

  黄健:桑兰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去起诉任何人,这都是法律所赋予她的权利。至于结果如何是由法律界定,不能从所谓的道德层面来看。有一句话叫法不容情。我觉得法律是正义的,而且事实清楚。

  3

  “公众并不知道内情,被有些人煽动了”

  记者:被告如何看待你们的做法?

  黄健:4月初,海明(代理律师)介绍性的博文刚出来,当时至少没有指名道姓地把监护人夫妇放进被告名单里,但她的监护人刘伯伯(刘国生)很激动地来电话,问我们是否授权海明来探讨这个案子,告诉我们,可以打官司但不要网上去探讨,情绪很激动。 

  记者:你们以前关系不是很好吗?

  黄健:在刘国生没写博客前,关系还好。可他在博客里说桑兰好吃懒做,说桑兰当年进星空卫视是他托的人,还说桑兰被星空卫视免职,甚至披露私人信件。

  记者:如何看待网民的骂声?

  黄健:桑兰的微博里出现大量的非常恶毒的谩骂和人身攻击,我们觉得,公众并不知道内情,被有些人煽动了,可能通过一篇帖子和一个博客就被煽动了,骂得再难听(桑兰)也是无辜的,因为他们不知道,我觉得网民是被人利用的,我和桑兰也希望站出来讲一些东西。

  4

  “舆论对桑兰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和解成本太高”

  记者:有没有庭外和解的机会?

  黄健:现在谈庭外和解未免太早。现在舆论对桑兰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和解成本太高。按照美国的惯例,双方要进行接洽谈判的。

  说白了,就是有限的范围内,既要维护自己利益,也要看对方是否接受,这是一种博弈。

  记者:这次打的是跨国官司,有没有考虑到国内诉讼?

  黄健:目前还不涉及国内诉讼,你诉讼什么呢?当时赔了20万元,现在看着确实不多,但是当时都那样。

  相关人员简介

  ◎刘国生、谢晓虹

  刘、谢夫妇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最早进入中国彩票市场的外商,1987年创办了北京乐达利公司,印制即开型彩票,后来又创办了电彩公司,提供电脑彩票系统。谢晓虹的乐达利公司是中国女子体操队的主要赞助商,她和李宁都是中国体操协会的特邀副主席。

  ◎海明

  海明是代理桑兰诉讼案的美国华裔律师,他所创建的海明律师楼有过一些知名案例。2008年,曾“代表13亿人”向CNN索赔13亿美元,虽然本案终以海明撤诉告终,却使他在华人圈的声名鹊起。此外,海明还因质疑莎朗·斯通的“冷血言论”而备受关注。

  ◎莫虎

  祖籍广西桂林的莫虎在10岁时移民美国,是美国波士顿大学法学研究院法学博士,曾担任纽约地方检察官和纽约警察总局副局长。1988年,莫虎从事律师行业,并在1994年创立莫虎律师事务所。据海明透露,莫虎是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多年的好友和法律顾问。

  ◎黄健

  作为桑兰经纪人的黄健曾是一名击剑运动员,曾入选北京市击剑运动队,1997年退役后,还有过在国家体育总局三产公司工作的经历,他在悉尼奥运会前成为桑兰的经纪人。对于其个人私事,黄健一直不愿透露,但他默认自己就是桑兰的男友。

  最新进展

  天价索赔案可能撤案

  据新华社纽约5月8日电  一位在纽约执业的民事诉讼律师说,桑兰18亿美元索赔案的下一步可能是撤案,也就是法官宣布不予立案。

  这位与本案无关的律师7日说,根据纽约州的法律,桑兰的案子已经超过了追诉时效,故此,撤案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撤案的话,估计几个月内就会有结果。”他说。

  这位律师的预判跟被告一方律师的预判大致契合。被告刘国生、谢晓虹的律师莫虎认为,桑兰案有两大弱点。其一是索赔时效已过。其中有些项目的追诉时效为一年,最长的为六年,而桑兰受伤至今已经13年了。其二是起诉书中所有内容都是“桑兰说”,缺乏实证。莫虎预判所有被告很可能以“追诉时效已过”为由要求撤案。

  桑兰的律师海明承认桑兰大多数索赔要求的追诉时效已过。不过,他认为告刘国生、谢晓虹失职部分胜诉的可能性较大。

  虽然桑兰索赔案的被告有美国在线(AOL)时代华纳、美国体操协会、TIG保险公司、刘国生和谢晓虹等多个对象,但是起诉书中的大幅文字都是指向刘国生和谢晓虹的。

  起诉书说,中国体操运动员桑兰1998年在纽约友好运动会上受伤。中国体操协会指派居住在纽约的美籍华人刘国生、谢晓虹做17岁桑兰的监护人。起诉书没有提及桑兰父母当时是否同意由刘和谢行使对桑兰的监护权。起诉书说,刘国生和谢晓虹被指定为桑兰的监护人后,从与中国体育界的生意中得到巨额美元的好处。

  还原事故

  关键证据难以露面

  桑兰称受伤是有人动了垫子自己分神才造成的,但当年主办方对外表示事故纯属意外,没有人为因素干扰。

  黄健表示,13年前,桑兰就因缺少录像资料无法查明真相。现在,找到证明桑兰起跳时受到罗马尼亚教练干扰的录像,就能证明组委会组织工作的失误。黄健透露,北京奥运会前,美国ESPN电视台请她去录节目,承诺给桑兰看记录她受伤全过程的录像,但这一计划泡汤。ESPN解释说,一位亲历桑兰受伤事件的外国教练变卦,不愿公开这份证据。

  专家看法

  不能忽视运动员权益

  北京社科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金汕认为,相关部门应尽快完善体育保险和运动员保障体系。

  金汕表示,处在时代转型的节点,“老无所依”和“伤无所依”的现状会不时出现,“计划经济时代也有很多运动伤害事件,但那时候各级体委大包大揽,专业运动员的医疗与就业都由国家负责。现在体育产业向市场转轨,和计划经济的那一套突然脱钩。新形势下,运动员和主管部门都需要更新观念。”

  金汕透露,国外的运动员保险制度相当完善,罗纳尔多、贝克汉姆、马拉多纳和阿德里亚诺都曾经为自己的腿投保。金汕表示,中国的体育保险和运动员保障体系有所进步,但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

  金汕认为,体育保险和运动员生活保障是两项庞杂的工程,需要多方面共同协作,“要彻底改变这种现状,不应停留在无休止讨论和研究上,应尽快建立和完善运动员保障体系。”

  谈到“运动员卖金牌”的案例,金汕颇为感慨,“辉煌的冠军是有限的,体育的规律注定更多的运动员最终无功隐退。如果连金牌运动员的生存都保证不了,那么所谓的形象工程还有什么意义?”

关键字:桑兰,黄健,运动员,律师,记者,现在,刘国生,谢晓虹,可能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上购物
中企新传媒网办 版权所有:中企新传媒网 Copyright ©2000-2015 ZHQYC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企业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企新传媒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5-2128698 客服QQ:516770808
滇ICP备13003931号-5 |云公网安备:53050203402011号|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可信网站认证|百度原创星火计划